http://www.zgyonghong.com

重庆市钓鱼人多次钓上江团,网民劝其皈依,钓鱼人:我们这可以钓

长江君:江团别名长吻鮠,在川渝一带又别名肥坨鱼、耗子鮰这些,由于野生植物江团摇摇欲坠,已是我国二级保护动物。 令人欣慰的是,伴随着长江河段全方位禁渔,这类稀有的长江奇鱼,总数也在渐渐地修复。 但另一方面,令人堪忧的是,野生植物江团总数修复,代表着愈来愈非常容易钓获,而有钓鱼人在钓上江团时,居然仍然会挑选拿回去“抢鲜”…… 01重庆市钓鱼人在重庆嘉陵江钓起江团 近日有阅读者曝料,在社交媒体上,一位武汉的钓鱼人“亮出”一张江团的照片,他称是在重庆嘉陵江(重庆北碚正港口)里刚钓起来的。 这条江团全身上下光洁洁白,有三四十厘米长,一二斤上下,被钓起成功后,鱼嘴一开一合,看上去应当或是蛮新鲜的。 但感到遗憾的是,这名钓鱼人并没有将其皈依,反而是带去了。 在河流生态环境保护核心理念不断发展的今日,居然也有人钓上保护动物还不皈依——这名钓鱼人是不清楚江团早已升为成保护动物了没有? 02网民劝他皈依,被其回绝 实际上,有关江团在今年初升为成我国二级保护动物的信息,那时候诸多新闻媒体都是有信口开河报导,应当说早就广而告之。 而这名重庆市钓鱼人将自身钓上的江团“晒到”社交媒体之后,也是快速被诸多网民调侃和斥责。 但让人瞠目结舌的是,当有热情的网民劝这名重庆市钓鱼人赶快将钓起来的江团皈依,并拍摄视频证实以防招来不便时,这名钓鱼人居然立即回绝并表明“过意不去,大家重庆北碚可以钓”。 03保护动物还可以钓? 坦白说,这名钓鱼者的回复也是把长江君看懵——这名钓鱼者到底是我也不知道江团是保护动物?或是了解江团是保护动物,但他以为在重庆北碚区是有“钓鱼赦免权”? 这名钓鱼人不清楚这也是保护动物? 在长江君来看,说不清楚真不太可能,终究江团(长吻鮠)被归入保护动物,早已有一段时间了,仅长江君就在数篇文章内容里科谱过,坚信众多钓鱼人应当都是有掌握。 那如果是后者,难道不是更愚蠢了? 实际上,长江君掌握后发觉,这名重庆市钓鱼人并不是第一次在重庆嘉陵江/长江水体钓上江团不皈依——这里乃至包含一条指尖尺寸的“江团鱼苗”。 在他的社交媒体上,这名钓鱼人还多次亮出自身钓上江团的界面,地区主要是长江、重庆嘉陵江及其一些通江的黄河,而这种被他钓起来的江团,也基本上沒有皈依的。 04这种是饲养江团吗? 见到这儿,长江君禁不住猜疑这种江团是这名钓鱼人从养殖厂、水塘里钓起来的,不然竟真有些人这般狂妄自大? 此外,终究在川渝一带,江团是众所周知的鱼鲜特色美食,市场前景在网上,因而饲养产业链可很大,四处由此可见江团养殖厂。 但从这名重庆市钓鱼人亮出的钓位界面看来,基本上全是当然河堤,显而易见这种江团,应当全是野生植物江团。 对于此事,长江君务必对这名钓鱼人说一句,你违反规定了你清楚吗? 助推河流生态环境保护、科谱各种野生鱼鱼缸水族箱专业知识,我们都是长江君说野生鱼,也热烈欢迎大伙儿调侃文章投稿,假如你喜爱咱们的文章内容,还请点一下下边小火箭,让越来越多的人见到,感谢!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