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zgyonghong.com

读博8年没毕业,30岁的他兼职送外卖:我问心无愧

吃过一碗五花肉炖粉条,孟伟骑着赤红色的杭州市公共自行车,把餐品放在车前的篮子里,迎风唱着蹩脚的粤语歌,开始他送外卖的一天。

他长相敦厚,几道深深的抬头纹,常被当成40多岁的人,其实他才30岁。孟伟对九派新闻记者表示,送外卖是因为经济压力,而且时间自由,能兼顾学业。

2014年,孟伟被保送浙江大学控制学院智感所直博,至今,他读了八年。前不久,因达到延迟毕业年限,他办理了结业手续。

据《中国教育在线》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,2003年中国博士生延毕率约46.5%,在2012年突破60%,后仍不断上升,到2018年达到64%。更有高校在2021年发布公告,125名博士研究生被予以退学处理。

孟伟说,他现在的处境,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工作经验、30岁还没有完成学业、只有本科学位的人。“我绝不是个例,我们这个群体走向社会是非常困难的。”

以下内容为孟伟自述:

读博8年没毕业,30岁的他兼职送外卖:我问心无愧

孟伟在杭州街头送外卖。图源视频截图

送外卖后,不再失眠

送外卖的想法,去年在医院陪我小孩时就产生了。

我的小孩2021年6月4日出生,10天后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,诊断为爆发性心肌炎,在ICU里待了整整两个月。

我爱人产后在家休息,我一个人在医院陪着小孩,晚上睡在车上、医院的走廊上。在ICU的医药费一天动辄两万,虽然我读博时有一点积蓄,妻子也给了我一些她的积蓄,但我当时没有工作,压力很大。

今年过完年,我意识到我得先结业,再寻求博士学业破局的办法,同时自己得有一份固定的收入。

送外卖后,如果天气晴朗,我就多跑几单。前两天,杭州一直在下雨,雨天客单价高很多,但是我淋得又湿又冷,身上很难受,后来,只要下雨我就不出去。晚上,如果体力富余,也会接一会儿单,一般一天跑20单左右,最多跑过30多单。

有时连续送了三个小时的外卖跑累了,就找一家KFC或者星巴克,和家人视频聊一会儿,或者访问一些我关注的学术公众号,技术类的最新研究成果,人工智能方面的最新模型、算法。

以前,做不出科研成果整天坐在屋子里不出去,人很消沉、灰暗,经常晚上焦虑得睡不着。现在骑车锻炼身体,晒晒太阳,和不同的人打交道。送完外卖,到了晚上十一点半,很自然就入睡了,作息规律再没失眠过。

很多人说,你都读到博士了,你为什么不去做家教啊?一个小时最少也有100块钱。可是家长问起来,我肯定要承认我是一个读博读了八年还没有毕业的学生,无论什么原因,我的学习是出了问题的,那不是误人子弟么。没有家长愿意一个学业出问题的人来教自己的孩子。

其实,也有同校师兄给我介绍过其他工作,比如投行实习。首先,这个跟我专业不对口,我没有金融经济相关的经历。另一方面,我的时间没法保证。我现在的第一目标还是拿到博士学位,很多东西都要让位于这个目标。

选择送外卖最大的原因就是时间灵活,我还能随时兼顾实验室的科研。我一天不求多赚,100块、150块就满足了。

我知道学校很多同学在社交平台上质疑我传短视频这件事。短视频平台上延毕研究生的话题得到的关注并不多,我发视频只是作为生活记录。怎么说呢,做自媒体也得长得好看,得有颜,我先天就没有。

还有浙大博士生私信咨询我,说也想送外卖。有的是闲着没事,已经达到毕业任务,想出去锻炼身体、增加社会经历。有的是没有达到毕业要求,也延毕了,心情不痛快,想送外卖赚点钱,或者释放压力,都有。

读博8年没毕业,30岁的他兼职送外卖:我问心无愧

校友咨询送外卖事宜。图源视频截图

到浙大来做什么?

我的高中是省重点中学,有校长实名制推荐名额,去参加清华北大的自主招生。我的成绩一直比较稳定,但是学校没有推荐我,我很郁闷、不开心。

看到浙江大学有自主招生计划,我就参加了,顺利拿到了名额,高考大概考了山东省前1000名,进入浙江大学工科实验班。

浙大人都了解“竺可桢之问”:“第一,到浙大来做什么?第二,将来毕业后要做什么样的人?”

大一大二时,我们都对人生方向不是很明确,想着前面有无限可能,各种选择。我还想着本科毕业直接工作。后来我认识的不少老师都说“哎呀,你一定要读研,将来社会对学历的要求会越来越多”。我就变动了,决定读研。

我甚至在大二的时候,准备过半年的GRE(记者注: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/资格考试)与托福考试,想申请出国留学。后来觉得,在国内读研也挺好的,我们专业在全国排名前几。

老师说,有深造的打算就安心把课程与毕业设计做好。我真的很用心,非常辛苦地完成我的毕业设计,不过导师给我的分数我不满意,我申请重新答辩,也被拒绝了。

毕业那一年,我们学院直博名额有二三十个,保研名额只有4个,有130多个人竞争,我竞争不过他们。我要读硕士的话只能考研,但是我又那么忙,有辅修专业、企业的生产实践和毕业设计,没有时间去备考。

直博我也不排斥,虽然我本科没有辉煌的学术科研经历,只有类似科研的短期项目。但我觉得我有时间追上,5年时间我怎么也能做出一点自己的成果吧。

博一博二时,我主要在做横向课题(记者注:横向课题是指各级政府及政府职能部门、企事业单位、社会团体等委托研究的课题。),带本科的学生参加竞赛,每天过得非常忙碌,早上六点多起床,凌晨两三点才睡觉,去政府,去环保局出差,去座谈会,去对接项目。

博二那年,我对自己的科研能力产生过怀疑,尤其是看着寝室三个室友,都发出了论文,而我没有任何科研成果,一直在做横向。

博三开始,我抑郁了。那是2017年11月,我记得很清楚,当时导师第一次对我提出建议我转硕士。我当时内心很排斥,不愿意接受。我想着,和我同级的硕士都已经工作快一年了。

我的三个室友拿公派留学经费分别去了美国、德国、瑞士。我看着身边的人都走上正轨,而自己还迟迟摸不到做事情的节奏,每天一个人回去,整天看着寝室空荡荡的,心情低沉。

连续几天早上,我毫无征兆地恶心、呕吐。我察觉到是身体出状况了,就回到山东的老家,请一位朋友开了缓解焦虑的药物。服药几个月后,我能感觉到一点快乐了,但体内激素紊乱,体重从160斤飙升到了230斤。

我当时明确感觉到,我想要走的这一条道路已经绝无可能了,我要重新去考虑我该走的路,但前途一片迷茫。

我的经历发到社交平台后,很多人质疑我心思没放在学术上,履历上都是学生工作【记者注:学生工作是在高校党委(教育厅党委)和行政(教育厅行政)的职能部门,负责高校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、行为规范管理、成长成才服务。】

其实当时我对学术道路有点失望,做学生工作就萌生了一个想法——博士出来去考中央选调,我觉得我可以走这条路。

博四时,我还做过本科生的兼职辅导员。当时想着以后是不是可以留校,或者去高校的思政岗。博五我还跟学校就业中心有一些联系,当时也是考虑和自己就业相关。我觉得我的目的性、计划性还是很强的。

坚决不转硕士,这可能是受我导师的影响。我导师评上正高职称后,去做了自动化控制系的系主任。系改成学院后,他成了学院的第一任院长。再后来,他又成为本科生院的院长和竺可桢学院的常务副院长。我也想走他这样一条道路——先在学校做到教授,再去做校领导。

再者,放弃博士学位从世俗意义上说,是失败的。我觉得我是有能力的,我不甘心、不愿意服输。说句可能得罪很多人的话,我觉得身边有些博士的悟性、理解力、创新力、学习力等方面,是不如我的。

我一直做学生工作,拿一些荣誉,就是想证明给我的导师看,我有能力。我要证明我的能力,但是在科研领域又迟迟没有进步,所以我想在其他方面证明自己。

我看社交平台很多人说我,八年了,怎么一篇学术成果都没有?手上的论文我从3点多影响因子开始投,最后创新性没有达到期刊要求。我又投了1点多影响因子,期刊方反馈了审稿意见,修改重新提交后,迟迟没有回应。导师让我写封催促函询问论文结果,编辑部当天回复:不予接受。这对我的自信心是一个不小的打击,没有一个好的开端。

后来想着投到更低的开源,开源版面是要付费的,课题组出一半,我自己出一半,但学术界对开源的东西是有偏见的。后来,我不确定投了能不能作为博士的成果,也没有兴趣再投。

在做学术研究的过程中,我得到的一直都是负反馈,没有正反馈。

读博8年没毕业,30岁的他兼职送外卖:我问心无愧

孟伟暑假参加社会实践到阿联酋宣讲调研。图源浙大微学工公众号

梦到博士毕业,进了企业

我现在的处境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工作经验、30岁还没有完成学业、只有本科学位的人。

我绝不是个例,之前有个博士读了11年狼狈离开,甚至还有读了15年,最后一个人形单影只地拎着箱子走出校门。

延毕的第一年我参加了校招,最后与南京的一家国企签了第三方协议,博士毕业就入职,年薪是30万~35万。三年过去,offer还保留着,企业的领导关心我,问我何时能够毕业。

身边的人也会来关心我,我不太愿意开口说我遇到了一些学业困难,这个坎我迈不过去。

这两天我的堂哥联系我,说刷抖音刷到我了。问我怎么在送外卖,不应该有大好的学业么?缺钱就跟他说。我说没事,送外卖也没有什么,还没有到入不敷出的地步。

我爱面子,以前也虚荣,别人说一句就受不了,觉得面子挂不住。去年在医院陪孩子,有天晚上骑车去办事,被汽车远光灯一照,我一阵视盲,摔倒在路边的渠沟里,旁边就是一根混凝土的钢筋。经历过这样的生死时刻,有些东西就看淡了,突然把一些不重要的东西放下了。

有些校友了解到我的情况后,想给我转钱,直接问我十万、二十万够不够。我说,我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,现在只是需要维持我正常的生活开支,这么大笔钱对我没有什么帮助,不能接受。

送外卖挣的钱,够我日常开销。生病的孩子和家庭主要是我的父母在帮忙照顾,尤其是小孩生病的医药费,他们承担了一大部分,我的妻子也有收入。

我妻子整天说你要不就出来工作,赚钱养家。可能我现在看起来不合她心意,但长远来说,我问心无愧。我有大好的学术前景,我需要去争取,去国企也好,我有这么一个博士学历,我创造的价值、产生的影响与贡献,都是有意义的。

今年过年后我办理了结业证,还有一次换证机会,有三年时间去完成博士论文,通过达标,用结业证去换毕业证和学位证。

办理结业手续那天,也跟老师聊了一下。我说我将来可能会从事一些不是太光鲜,但能即时看到经济收入的工作。老师说,没关系,行行出人才,不分高低贵贱。

等拿到博士学位后,我应该不会考虑继续送外卖了。不然,我自己也觉得有点大材小用,对不起这么多年国家对我的培养与资助。

我现在有时晚上睡觉会做梦,梦到和以前老师同学接触的点点滴滴,什么梦我都做过,早上醒来发现枕头都是湿的,有内疚,也有委屈。我还梦到我博士毕业了,进了企业,早上醒来,发现还是要面对现实。

(长江日报出品 来源:九派新闻 采写:记者徐鸣 制作:曾真 王戎飞)

【编辑:张靖】

更多精彩内容,请在各大应用市场下载“大武汉”客户端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